第1章辦公室的激情

煙,倒真像是深思慮過了似的。“不過也是,有誰能想得到,熒幕上的冰清玉,實則是個慾?嗯……腰細長子,確實是,‘,婦’的不二人選。”司慕寒刻意的加重了‘婦’二字,而且還有意的停頓了下。“……”安雅差點破功,瑩白的指尖繫上扣,將v領修打底長衫穿戴好,了下鬢角的髮。等整理好儀容之後,抿了抿脣,朝著司慕寒的方向了一眼,男人正愜意的著雪茄,玫瑰的脣瓣上揚著好看的弧度。安雅沉斂了半晌後,鼓足勇氣往前走了兩步,在...人用手臂支撐著桌麵,修長的雙懸掛在男人的腰腹兩側,承著來自對方一次又一次的衝鋒陷陣。

“嗯~”到濃時,抑製不住的從嚨中溢位了一聲。

司慕寒的心怦然而跳,邪魅的俊容浮現出了一強烈的緒,在他的中衝撞。

他不自的一個用力進,在更摟他的那一刻,如隔著一層曖昧水霧的眸子,的彷彿可以滴出水來。

“說要!”他嘶啞著嗓音命令,扣著人腰肢的手掌加大了力道。

幾乎是以霸道的姿態在迫著!

安雅隻覺得渾的都沉浸在一陣麻之中,眸中霧靄朦朧。

“我要……”

‘轟’的一聲,男人腦中的最後一絃斷裂,他倏的掃落側的檔案,將翻了個,以背對著他的姿勢繼續,作愈加猛烈!

一室旖旎……

……

一個多小時後,司慕寒終於離開,長一邁,彎腰從地上撿起,慢條斯理的扣上襯衫寶藍的袖口。

安雅臉上的紅暈還沒完全褪去,眼瞧著男人拉上了西的拉鍊,麵一窘,倉惶的掩住前春,撿起地上散落的裝,文,還有一條淡紫的蕾……

察覺到男人的視線正掃向自己,險些咬破了脣瓣,連臉都不敢多擡的往上穿。

“剛纔不是還開放的麼?這會兒倒是害起來了?”

穿戴好服後,司慕寒頎長的子深陷在歐式沙發中,點了一雪茄,盯著手忙腳的模樣,一臉的揶揄。

他又吸了口煙,倒真像是深思慮過了似的。

“不過也是,有誰能想得到,熒幕上的冰清玉,實則是個慾?嗯……腰細長子,確實是,‘,婦’的不二人選。”

司慕寒刻意的加重了‘婦’二字,而且還有意的停頓了下。

“……”安雅差點破功,瑩白的指尖繫上扣,將v領修打底長衫穿戴好,了下鬢角的髮。

等整理好儀容之後,抿了抿脣,朝著司慕寒的方向了一眼,男人正愜意的著雪茄,玫瑰的脣瓣上揚著好看的弧度。

安雅沉斂了半晌後,鼓足勇氣往前走了兩步,在僅距離司慕寒一米之站定。

“司總,既然已經完事兒了,那我就先不打擾您了……”

一副不卑不的模樣,乖巧的不像話。

司慕寒輕‘嗬’了一聲,摁滅菸頭,不鹹不淡的道,“《佳妻難再遇》的主角已經確定下來了。”

隨著男人富有磁的嗓音落下,安雅剛打算轉的作戛然而止。

“嗯?”

轉過,迎上的是他帶著繾綣笑意的桃花眸。

“是溫一寧。”

“……”

這一刻,饒是安雅再會僞裝,也不難看出脣角一秒的搐。

畢竟衆所周知的是,《佳妻難再遇》的主角將爲金馬獎唯一的影後,而這個主角不是,便會是溫一寧!

可是現在,這個男人居然就這麼輕描淡寫的告訴,這個角被溫一寧給拿了?

他故意的?!

安雅心中幾乎已經肯定了這個答案!

“別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畢竟剛纔在我下,你還是很的。”

“……”巧的不像話。司慕寒輕‘嗬’了一聲,摁滅菸頭,不鹹不淡的道,“《佳妻難再遇》的主角已經確定下來了。”隨著男人富有磁的嗓音落下,安雅剛打算轉的作戛然而止。“嗯?”轉過,迎上的是他帶著繾綣笑意的桃花眸。“是溫一寧。”“……”這一刻,饒是安雅再會僞裝,也不難看出脣角一秒的搐。畢竟衆所周知的是,《佳妻難再遇》的主角將爲金馬獎唯一的影後,而這個主角不是,便會是溫一寧!可是現在,這個男人居然就這麼輕描淡寫的告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