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無奈選擇

讓他上中專啊?不太委屈這孩子了嗎?”母親:“家裡的況妹妹你最清楚。我是唯一的家庭收,就靠飯館洗碗那點錢,哪有可能供他上大學啊?所以就咬著牙讓他念中專早點出來早拿人為啊!”姨媽:“學費籌得怎麼樣?今年是國家劃定上中專要收費的啊,要去年考上就好了。今年開始實行收費製,去年考上就可省不錢。”母親:“都是命!第一年的學費這不就在我的肩負裡,明年的就再說了!”姨媽一聽,臉連忙大變:“什麼,那接下來的幾年呢?...開場詞喜怒哀樂萬千重,春夢一醒皆是空。

群芳爭豔如煙事,勸君付諸笑談中。

時間:1995年盛夏如果說人生就是一個不停選擇的曆程,那麼此次的選擇對於大奇來說似乎是早了點。不錯,17歲的他正麵臨著人生第一次大選擇——初中結業,效果優異的他究竟是升高中考大學照舊上中專早就業?實在運氣之神早已為他作出了決議,與其說是讓大奇選擇,還不如說是運氣之神強了他。那就是他隻能選擇去省城榕州念中專——這一選擇深深傷害了他,傷害了他自小與有的理想與自信,也傷害了對他抱以頗高期值的中學校長和班主任以及老師們的心……

為什麼呢?是家境的清貧?是不認真任的父親所致?照舊善良母親的眼淚?又或許什麼都不是,隻是自己向邪惡的運氣之神低頭了一下。就那麼一下,他便乘上了開往省城——榕州的列車。

當大奇第一次在火車站排隊期待上車聽到列車進站的長鳴汽笛聲時,他的心田真是有點興。究竟自己是同伴中第一個看到和乘坐火車的人,在這一刻沒上重點高中的委屈似乎被忘了。他興地對著母親說:“媽媽,火車來了,火車來了……”。年過半百的母親也開心地對著大奇說:“是啊,是啊,我兒子這次可真是乘火車了!”

作為一個母親見兒子久違的興與激,雖然也開心了,因為此時的兒子心頭上的霾似乎一掃而空了……

上車兩個小時後,大奇對火車的好奇沒了,他以為照舊乘坐汽車的好些,最最沿途的風要比乘坐火車富厚多了。因為火車沿途的風實在太單調了,加上從家鄉長青縣至省會榕州都是山區,列車每隔十幾分鐘就要穿越火車隧道,這無疑是在單調的列車沿途上加撒把枯燥無味的胡椒——隻能讓人不停作惡。

或許是單調乏味太久以致神經麻木了吧,大奇開始思考為什麼要放棄保送省重點高中的時機來省城念中專呢。他顯著不願意的啊,一萬個不願意!可是中專的錄取通知書現在正在自己的行囊中快速張開雙翼飛往榕州呢!早在一個月前他就以全縣中專第一名的分數線被家鄉所在的濱海省修建工程學校道橋專業錄取了。絕對的高分錄取,大奇的分數線整整超出省重點中專70分,同時也超出省重點高中——他的母校長青一中70分。能超出長青一中這所全省為數不多的百年名校70分的學生在當地是屈指可數的。況且他是一中校長親自指定的首批直接免考保送長青一中高中部就讀的學生。可是,他照舊沒能上高中。因為小我私家的能力再強,學習效果再好再運氣之神眼前都是那麼的不堪一擊,那麼的蒼白無力……所以大奇想不出為什麼就乘上了開往榕州的快速列車。現在他的昔日摯友們正在加長青一中高中部的軍訓。中考使以前班級的同學劃分為兩個部門:一部門繼續升高中就讀準備考大學,尚有一部門考全省各其中專學校就讀準備結業後加事。提起昔日的同學,大奇想到了三小我私家:一個是摯友況大鐘,另外兩個是生,其中一個卓文雅,另一個陳婷。

卓文雅升長青一中的高中部就讀,是大奇初中的班長,長相一般,絕對不醜,很是有文藝天賦。大奇曾和相助登臺加學校的文藝演出榮獲校園一等獎。

陳婷是大奇初二至初三階段的同桌,名副實在的班花、校花,尺度的尤胚子。不知道為什麼班上班上沒有一個同學,豈論男均不願和坐。最後班主任張老師找到大奇,讓大奇和一起坐。張老師還囑咐大奇在學習上要資助婷。大奇是個老實人,麵臨如此的大玉人竟然坐懷不,用心念書,效果不像別人直線下降,他是非但不降反而上升。和玉人同桌的兩年,他從班級前十名竟躍升至年級以致全縣前五名,當之無愧為了學校的尖子生。實在大奇偶然也會看玉人的。說實在的可真長得一副沉魚落雁之姿,花容月貌之貌:如雲的秀發,直的鼻梁、朱紅而略微上闕的配上白皙細膩的皮,又加上高敖的氣質。可以說絕對是全班全校最漂亮、最漂亮的生了。

婷雖然容貌出眾無奈學習效果卻是不敢捧場,和的容貌正好相反,全班墊底。所以,通常裡對大奇也畢恭畢敬,絕不敢擺那副自豪的尤姿態。這反而令大奇頗為驚,大奇也願意細心資助解決學習上的疑難。時間一長,他倆竟為好朋儕,無話不談的好朋儕。大奇心裡是喜歡婷的,因為實在長得太了。可是有另外一位孩在他心目中占據了更為重要的位置,就是班長卓文雅。

或許十五、六歲的男孩對異的欽慕纔是真正的純柏拉圖式的。大奇明知文雅遠不如婷漂亮,但他心裡隻有對文雅的慕,對婷更多時候像是哥哥對妹妹的。隻管他們不是親生兄妹,但他確實是以兄妹之看待婷的。

整個初中階段的前兩年,大奇和文雅是眾多男生羨慕的一對。大奇的學習效果是如此的拔尖,文雅的文藝天賦是如此的出眾。在文雅的勸說下,大奇和配合出演了人生中第一齣也是唯一一出舞臺小品劇。小品獲得了很大的樂,榮獲了1994年度長青一中校園文藝大賽小品一等獎。大奇真的很開心,因為他向此外學習效果好的同學批註他大奇不僅在學習效果上要優於他們,在業餘天賦上他更是不遜於人,更為重要的是這是和卓文雅一起獲得的榮譽。大奇追念起這些心田真是深深的。因為懵懵懂懂的他明確了什麼是一小我私家,年的真的是很簡樸,隻要和對方在一起,能天天看到就很滿足了。隻惋惜好景不長,到了初三階段,不知為什麼,文雅不裡大奇了。這讓大奇深為痛苦。他心目中唯一最的人居然不理他了。他天天都不開心,他也把這不開心對婷傾訴。婷這時了天使的化,天天藉大奇他不要傷心,隻要堅持追下去,終究有一天會文雅的。

大奇心田真的很謝謝陳婷,謝謝當他的聽眾,也謝謝對自己的明確。說實在的到了初中後期,大奇鄰近結業時,也應婷在他心目中的位置越來越重要了。有一個景足以讓大奇終難忘。

那是1995年5月盛夏的一個夜晚,大奇照例於晚自修事後和婷在校園場散步,這時的他們都麵臨中考後上高中或上中專的選擇。兩個和往常一樣悄悄地沿著場跑道走著。

這回婷率先打破了默然沉靜。

婷:“大奇,再過一個月我們就結業了,你有什麼企圖了,我聽別人說你放棄了保送一中(長青一中)的時機,不會是真的吧?”

大奇先默然沉靜了一會才支支吾吾地回應:“是這樣的……”

“啊——,為什麼,為什麼了?”通常事岑寂的婷急遽追問大奇,“你不上高中就完了,以你的學習能力肯定能考上重點大學的,你不上高中就完了啊!”

大奇冷冷地說道:“完了就完了,我母親不會讓我上的,我家裡的況你最清楚了!”

“不,不,不——”婷連喊三聲“不”就哭了,哭得很是傷心,“我的效果差,基礎考不上重點高中,但你可是保送的,你應該上,我去和你母親說,讓改變主意,你的前程要!”

麵臨婷突如其來的哭泣,大奇也哭了,對婷說到:“婷,我當你是好朋儕才告訴你的,不要去找我媽了,沒用的!算我求你了!”

說完這些,大奇便一小我私家跑回家了。……

接下來的初中時間,大奇再也沒有和婷單獨相過了,他不知為什麼。用日後大奇自己的話說,他怕再見到婷的眼淚。

此時的大奇背靠列車座位上,悄悄地發呆,他知道婷也考上了一所中專學校,是一個地級市的旅遊學校,學的是導遊專業。管他呢,大奇心想,春節回家後再找了。

經由十二小時的遠端旅行,列車終於抵達了榕州火車站。一下車,大奇和母親就去投親。在省城他們有一門遠親,大奇母親的胞妹,大奇的姨媽。姨媽的丈夫在濱海省農業廳當長,也可算是一個大了。怎麼說姨媽家在省城是有頭有臉的。大奇媽在大奇考上修建工程學校後的日子裡總是千叮萬囑大奇在省城念書要多去走訪走訪姨媽家,日後中專結業讓他們資助謀個差事。母親特意囑咐大奇,在姨媽家要聽話不能和大人頂,前程要!對著些所謂的世之道他大奇還真不知該如那裡置懲罰。他從小就因效果拔尖而很和人說話,與同學相總是以雄辯談鋒倒對方而了卻。因為他從小就酷看書,明確比一般人要多得多,兒不把一般人放在眼中。

母親領著大奇經多方探詢終於來到了這個大奇素未麵的姨媽家,母親膽怯地手輕輕派打姨媽的家門,輕輕地喊:“有人不?有人在家嗎?”

剛一拍門就聽見有人回應,“誰啊,誰啊?怎麼不按門鈴啊?”話剛說完門就開啟了。開門的是一位貴婦人,照舊母親反映快馬上喊到:“小妹!姐姐打擾你了!”

“喲——原來是二姐啊!請進、請進。”貴婦人讓大奇母子進屋,“估著你們這兩天應該到了,果真來了啊!”

母親和姨媽聊上了,大奇這才細細大量姨媽。不愧是太太世,一披金戴銀的,充滿珠寶氣,不外說實在的,姨媽長得欠悅目。在大奇看來並不麵善,心裡甚至對有點膽怯,不知道為什麼怕麵臨的眼神。

大奇母子在姨媽家用過晚餐後,姨媽便和母親聊起了大奇上學的事。

姨媽:“早就聽當地人說你兒子效果了得,怎麼讓他上中專啊?不太委屈這孩子了嗎?”

母親:“家裡的況妹妹你最清楚。我是唯一的家庭收,就靠飯館洗碗那點錢,哪有可能供他上大學啊?所以就咬著牙讓他念中專早點出來早拿人為啊!”

姨媽:“學費籌得怎麼樣?今年是國家劃定上中專要收費的啊,要去年考上就好了。今年開始實行收費製,去年考上就可省不錢。”

母親:“都是命!第一年的學費這不就在我的肩負裡,明年的就再說了!”

姨媽一聽,臉連忙大變:“什麼,那接下來的幾年呢?大奇可是四年製中專啊!嗨,都怪我誰人死鬼(姨媽的丈夫,作者著)整天玩票,把錢都搭進去了,要否則我們也能幫襯一下啊,不就萬把塊錢的小事嘛!”

母親聽姨媽這麼說,連忙回應:“不行,不行。妹妹快別說了,大奇四年的學費我會想措施的,不用妹妹費心,不用,不用……”

姨媽一聽這話,臉馬上由轉晴大笑道:“謝謝姐姐諒,謝謝姐姐諒!你準備什麼時候啟航回家啊?……”

大奇聽著們的談話心裡總有一中直覺,強烈的直覺。姨媽肯定有錢,但自己的學費絕對要靠母親,姨媽是不會借自己學費的。因為家裡太窮了,誰會乞貸給沒錢人呢?自己親爸爸都靠不住,更況且親姨媽。田真是深深的。因為懵懵懂懂的他明確了什麼是一小我私家,年的真的是很簡樸,隻要和對方在一起,能天天看到就很滿足了。隻惋惜好景不長,到了初三階段,不知為什麼,文雅不裡大奇了。這讓大奇深為痛苦。他心目中唯一最的人居然不理他了。他天天都不開心,他也把這不開心對婷傾訴。婷這時了天使的化,天天藉大奇他不要傷心,隻要堅持追下去,終究有一天會文雅的。大奇心田真的很謝謝陳婷,謝謝當他的聽眾,也謝謝對自己的明確。說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